小马驱陶瓷(关于小瓷马的好词好段) (陶瓷小马宝莉)

关于小瓷马的好词好段

我发现,写文章的时候就象一匹套在轭具和辕木中的马,想到那片水草茂盛的地方去,却不能摆脱道路、更摆脱不了车夫的驾驭,所以走来走去,永远在这条枯燥的路面上。 我向往草地,但每次走到的,却总是马厩。 我一直对不爱马的人怀有一点偏见,认为那是由于生气不足和对美的感觉迟钝所造成的,而且这种缺陷很难弥补。有时候读传记,看到有些了不起的人物以牛或骆驼自喻,就有点替他们惋惜,他们一定是没见过真正的马。 在我眼里,牛总是有点落后的象征的意思,一副安贫知命的样子,这大概是由于过分提倡“老黄牛”精神引起的生理反感。骆驼却是沙漠的怪胎,为了适应严酷的环境,把自己改造得那么丑陋畸形。至于毛驴,顶多是个黑色幽默派的小丑,难当大用。它们的特性和模样,都清清楚楚地写着人类对动物的征服,生命对强者的屈服,所以我不喜欢。它们不是作为人类朋友的形象出现的,而是俘虏,是仆役。有时候,看到小孩子鞭打牛,高大的骆驼在妇人面前下跪,发情的毛驴被缚在车套里龇牙大鸣,我心里便产生一种悲哀和怜悯。 那卧在盐车之下哀哀嘶鸣的骏马和诗人臧克家笔下的“老马”,不也是可悲的吗?但是不同。那可悲里含有一种不公,这一层含义在别的畜牲中是没有的。在南方,我也见到过矮小的马,样子有些滑稽,但那不是它的过错。既然桔树有自己的土壤,马当然有它的故乡了,自古好马生塞北,在伊犁,在巩乃斯大草原,马作为茫茫天地之间的一种尤物,便呈现了它的全部魅力。 那是1970年,我在一个农场接受“再教育”,第一次触摸到了冷酷、丑恶、冰凉的生活实体,不正常的政治气候像潮闷险恶的黑云一样压在头顶上,使人压抑到不能忍受的地步。强度的体力劳动并不能打击我对生活的热爱,精神上的压抑却有可能摧毁我的信念。 终于,有一天夜晚,我和一个外号叫“蓝毛”的长着古希腊人脸型的上士一起爬起来,偷偷摸进马棚,解下两匹喉咙里滚动着咴咴低鸣的骏马,在冬夜旷野的雪地上奔驰开了。 天低云暗,雪地一片模糊,但是马不会跑进巩乃斯河里去。雪原右侧是巩乃斯河,形成了沿河的一道陡直的不规则的土壁;光背的马儿驮着我们在土壁顶上的雪原轻快地小跑,喷着鼻息,四蹄发出嚓嚓的有节奏的声音,最后大颠着狂奔起来。随着马的奔驰、起伏、跳跃和喘息,我们的心情变得开朗、舒展,压抑消失,豪兴顿起,在空旷的雪野上打着唿哨乱喊,在颠簸的马背上感受自由的亲切和驾驭自己命运的能力,是何等的痛快舒畅啊!我们高兴得大笑,笑得从马背上栽下来,躺在深雪里还是止不住地狂笑,直到笑得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那两匹可爱的光背马,这时已在近处缓缓停住,低垂着脖,一副歉疚的想说“对不起”的神态,它们温柔的眼睛里仿佛充满了怜悯和抱怨,还有一点诧异,弄不懂我们这两个究竟是怎么了。我拍拍马的脖颈,抚摸一会儿它的鼻梁和嘴唇,它会意了,抖抖鬃毛像抖掉疑惑,跟着我们慢慢走回去。一路上,我们谈着马,闻着身后热烘烘的马汗味和四围里新鲜刺鼻的气息,觉得好像不是走在冬夜的雪原上。 马能给人以勇气,给人以幻想,这也不是笨拙的动物所能有的。在巩乃斯后来的那些日子里,观察马渐渐成了我的一种艺术享受。 我喜欢看一群马,那是一个马的家族在夏牧场上游移,散乱而有秩序,首领就是那里面一眼就望得出的种公马,它是马群的灵魂。作为这群马的首领当之无愧,因为它的确是无与伦比的强壮和美丽,匀称高大,毛色闪闪发光,最明显的特征是颈上披散着垂地的长鬃,有的浓黑,流泻着力与威严;有的金红,燃烧着火焰般的光采;它管理着保护着这群牝马和顽皮的长腿短身子马驹儿,眼光里保持着父爱般的尊严。 马的这种社会结构中,首领的地位是由强者在竞争中确立的,任何一匹马都可以争群,通过追逐、撕咬、拼斗,使最强的马成为公认的首领。为了保证这群马的品种不至于退化,就不能搞“指定”,也不能看谁和种公马的关系好,也不能凭血缘关系接班。 生存竞争的规律使一切生物把生存下去作为第一意识,而人却有时候会忘记,造成许多误会。 唉,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在巩乃斯草原度过的那些日子里,我与世界隔绝,生活单调;人与人互相警惕,唯恐失一言而遭灭顶之祸,心灵寂寞。只有一个乐趣,看马。好在巩乃斯草原马多,不像书可以被焚,画可以被禁,知识可以被践踏,马总不至于被驱逐出境吧?这样,我就从马的世界里找到了奔驰的诗韵,辽阔草原的油画,夕阳落照中兀立于荒原的群雕,大规模转场时铺散在山坡上的好文章,熊熊篝火边的通宵马经。毡房里悠长暗哑的长歌在烈马苍凉的嘶鸣中展开,醉酒的青年哈萨克在群犬的追逐中纵马狂奔,东倒西歪地俯身鞭打猛犬,使我蓦然感受到生活不朽的壮美和那时潜藏在我们心里的共同忧郁…… 哦,巩乃斯的马,给了我一个多么完整的世界!凡是那时被取消的,你都重新又给予了我!弄得我直到今天听到马蹄踏过大地的有力声响时,还会在屋子里坐卧不宁,总想出去看看,是一匹什么样儿的马走过去了。而且我还听不得马嘶,一听到那铜号般高亢,鹰啼般苍凉的声音,我就热血陡涌,热泪盈眶,大有战士出征走上古战场,“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之慨。 有一次我碰上巩乃斯草原夏日迅疾猛烈的暴雨。那雨来势之快,可以使悠然在晴空盘旋的孤鹰来不及躲避而被击落,雨脚之猛,竟能把牧草覆盖的原野一瞬间打得烟尘滚滚。就在那场暴雨的豪打下,我见到了最壮阔的马群奔跑的场面。仿佛分散在所有山谷里的马都被赶到这儿来了,好家伙,被暴雨的长鞭抽打着,被低沉的怒雷恐吓着,被刺进大地倏忽消逝的闪电激奋着。马,这不肯安分的牲灵从无数谷口、山坡涌出来,山洪奔泻似地在这原野上汇聚了,小群汇成大群,大群在运动中扩展,成为一片喧叫、纷乱、快速移动的集团冲锋!争先恐后,前呼后应,披头散发,淋漓尽致!有的疯狂地向前奔驰,像一队尖兵,要去踏住那闪电;有的来回奔跑,俨然像临危不惧、收拾残局的大将;小马跟着母马认真而紧张地跑,不再顽皮、撒欢,一下子变得老练了许多;牧人在不可收拾的潮水中被携裹,大喊大叫,却毫无声响,喊声像一块小石片跌进奔腾喧嚣的大河。 雄浑的马蹄声在大地奏出鼓点,悲怆苍劲的嘶鸣、叫喊在拥挤的空间碰撞、飞溅,划出一条条不规则的曲线,扭住、缠住漫天雨网,和雷声雨声交织成惊心动魄的大舞台。而这一切,得在飞速移动中展现,几分钟后,马群消失,暴雨停歇,你再看不见了。 我久久地站在那里,发愣、发痴、发呆。我见到了,见过了,这世间罕见的奇景,这无可替代的伟大的马群,这古战场的再现,这交响乐伴奏下的复活的雕塑群和油画长卷!我把这几分钟间见到的记在脑子里,相信,它所给予我的将使我终身受用不尽…… 马就是这样,它奔放有力却不让人畏惧,毫无凶暴之相;它优美柔顺却不任人随意欺凌,并不懦弱,。我说它是进取精神的象征,是崇高感情的化身,是力与美的巧妙结合恐怕也并不过分。屠格涅夫有一次在他的庄园里说托尔期泰“大概您在什么时候当过马”,因为托尔斯泰不仅爱马、写马,并且坚信“这匹马能思考并且是有感情的”。它们常和历史上的那些伟大的人物、民族的英雄一起被铸成铜像屹立在最醒目的地方。 过去我只认为,只有《静静的顿河》才是马的史诗;离开巩乃斯之后,我不这么看了。巩乃斯的马,这些古人称之为骐骥、称之为汗血马的英气勃勃的后裔们,日出而撒欢,日人而哀鸣,它们好像永远是这样散漫而又有所期待,这样原始而又有感知,这样不假雕饰而又优美,这样我行我素而又不会被世界所淘汰。成吉思汗的铁骑作为一个兵种已经消失,六根棍马车作为一种代步工具已被淘汰,但是马却不会被什么新玩艺儿取代,它有它的价值。 牛从挽车变为食用,仍然是实用物;毛驴和骆驼将会成为动物园里的展览品,因为它们只会越来越稀少;而马,车辆只是在实用意义上取代了它,解放了它,它从实用物进化为一种艺术品的时候恰恰开始了。 值得自豪的是我们中国有好马。从秦始皇的兵马俑、铜车马到唐太宗的六骏,从马踏飞燕的奇妙构想到大宛汗血马的美妙传说,从关云长的赤兔马到朱德总司令的长征坐骑……纵览马的历史,还会发现它和我们民族的历史紧密相联着。这也难怪,骏马与武士与英雄本有着难以割舍的亲缘关系呢,彼此作用的相互发挥、彼此气质的相互补益,曾创造出多少叱咤风云的壮美形象?纵使有一天马终于脱离了征战这一辉煌事业,人们也随时会从军人的身上发现马的神韵和遗风的。我们有多少关于马的故事呵,我们是十分爱马的民族呢。至今,如同我们的一切美好传统都像黄河之水似地遗传下来那样,我们的历代名马的筋骨、血脉、气韵、精神也都遗传下来了。那种“龙马精神”,就在巩乃斯的马身上—— 此马非凡马, 房星是本星; 向前敲瘦骨, 犹自带铜声。 我想,即便我一直固执地对不爱马的人怀一点偏见,恐怕也是可以得到谅解了吧。 人类所曾做到的最高贵的征服,就是征服了这豪迈而剽悍的动物——马:它和人分担着疆场的劳苦,同享着战斗的光荣;它和它的主人一样,具有无畏的精神,它眼看着危急当前而慷慨以赴;它听惯了兵器搏击的声音,喜爱它,追求它,以与主人同样的兴奋鼓舞起来;它也和主人共欢乐:在射猎时,在演武时,在赛跑时,它也精神抖擞,耀武扬威。但是它驯良不亚于勇毅,它一点儿不逞自己的烈性,它知道克制它的动作:它不但在驾驭人的手下屈从着他的操纵,还仿佛窥伺着驾驭人的颜色,它总是按照着从主人的表情方面得来的印象而奔腾,而缓步,而止步,它的一切动作都只为了满足主人的愿望。这天生就是一种舍己从人的动物,它甚至于会迎合别人的心意,它用动作的敏捷和准确来表达和执行别人的意旨,人家希望它感觉到多少它就能感觉到多少,它所表现出来的总是在恰如人愿的程度上;因为它无保留地贡献着自己,所以它不拒绝任何使命,所以它尽一切力量来为人服务,它还要超出自己的力量,甚至于舍弃生命以求服从得更好。 以上所述,是一匹所有才能都已获得发展的马,是天然品质被人工改进过的马,是从小就被人养育、后来又经过训练、专为供人驱使而培养出来的马。它的教育以丧失自由而开始,以接受束缚而告终。对这种动物的奴役或驯养已太普遍、太悠久了,以至于我们看到它们时,很少是处在自然状态中。它们在劳动中经常是披着鞍辔的;人家从来不解除它们的羁绊,纵然是在休息的时候;如果人家偶尔让它们在牧场上自由地行走,它们也总是带着奴役的标志,并且还时常带着劳动与痛苦所给予的残酷痕迹:嘴巴被衔铁勒得变了形,腹侧留下一道道的疮痍或被马刺刮出一条条的伤疤,蹄子也都被铁钉洞穿了。它们浑身的姿态都显得不自然,这是惯受羁绊而留下的迹象:现在即使把它们的羁绊解脱掉也是枉然,它们再也不会因此而显得自由活泼些了。就是那些奴役状况最和婉的马,那些只为着摆阔绰、壮观瞻而喂养着、供奉着的马,那些不是为着装饰它们本身,却是为着满足主人的虚荣而戴上黄金链条的马,它们额上覆着妍丽的一撮毛,项鬣编成了细辫,满身盖着丝绸和锦毡,这一切之侮辱马性,较之它们脚下的蹄铁还有过之无不及。 天然要比人工更美丽些;在一个动物身上,动作的自由就构成美丽的天然。你们试看那些繁殖在南美各地自由自在地生活着的马匹吧:它们行走着,它们奔驰着,它们腾跃着,既不受拘束,又没有节制;它们因不受羁勒而感觉自豪,它们避免和人打照面;它们不屑于受人照顾,它们能够自己寻找适当的食料;它们在无垠的草原上自由地游荡、蹦跳,采食着四季皆春的气候不断提供的新鲜产品;它们既无一定的住所,除了晴明的天空外又别无任何庇荫,因此它们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这种空气,比我们压缩它们应占的空间而禁闭它们的那些圆顶宫殿里的空气,要纯洁得多,所以那些野马远比大多数家马来得强壮、轻捷和遒劲。它们有大自然赋予的美质,就是说,有充沛的精力和高贵的精神,而所有的家马则都只有人工所能赋予的东西,即技巧与妍媚而已。 这种动物的天性绝不凶猛,它们只是豪迈而犷野。虽然力气在大多数动物之上,它们却从来不攻击其他动物;如果它们受到其他动物的攻击,它们并不屑于和对方搏斗,仅只把它们赶开或者把它们踏死。它们也是成群结队而行的,它们之所以聚集在一起,纯粹是为着群居之乐。因为,它们一无所畏,原不需要团结御侮,但是它们互相眷恋,依依不舍。由于草木足够作它们的食粮,由于它们有充分的东西来满足它们的食欲,又由于它们对动物的肉毫无兴趣,所以它们绝不对其他动物作战,也绝不互相作战,也不互相争夺生存资料。它们从来不发生追捕一只小兽或向同类劫夺一点东西的事件,而这类事件正是其他食肉类动物通常互争互斗的根源:所以马总是和平生活着的,其原因就是它们的欲望既平凡又简单,而且有足够的生活资源使它们无需互相妒忌。 在所有的动物中间,马是身材高大而身体各部分又都配合得最匀称、最优美的;因为,如果我们拿它和比它高一级或低一级的动物相比,就发现驴子长得太丑,狮子头太大,牛腿太细太短,和它那粗大的身躯不相称,骆驼是畸形的,而最大的动物,如犀,如象,都可以说只是些未成型的肉团。颚骨过分伸长本是兽类头颅不同于人类头颅的主要一点,也是所有动物的最卑贱的标志;然而,马的颚骨虽然很长,它却没有如驴的那副蠢相,如牛的那副呆相。相反地,它的头部比例整齐,却给它一种轻捷的神情,而这种神情又恰好与颈部的美相得益彰。马一抬头,就仿佛想要超出它那四足兽的地位。在这样的高贵姿态中,它和人面对面地相觑着。它的眼睛闪闪有光,并且目光十分坦率;它的耳朵也长得好,并且不大不小,不像牛耳太短,驴耳太长;它的鬣毛正好衬着它的头,装饰着它的颈部,给予它一种强劲而豪迈的模样;它那下垂而茂盛的尾巴覆盖着、并且美观地结束着它的身躯的末端:马尾和鹿、象等的短尾,驴、骆驼、犀牛等的秃尾都大不相同,它是密而长的鬃毛构成的,仿佛这些鬃毛就直接从屁股上生长出来,因为长出鬃毛的那个小肉桩子很短。它不能和狮子一样翘起尾巴,但是它的尾巴虽然是垂着的,却于它很适合。由于它能使尾巴两边摆动,它就有效地利用尾巴来驱赶苍蝇,这些苍蝇很使它苦恼,因为它的皮肤虽然很坚实,并且满生着厚密的短毛,却还是十分敏感的。

古代中国官方控制的贸易是什么?

互市也是古代中国内地与边疆经贸往来的重要渠道,这是政府控制之下的贸易。这种贸易上起秦汉,下至明清,既发生在中原王朝或政权与边疆民族政权之间,也存在于边疆地区的部族、政权之间,一般由双方议定在辖区交界地点设立市场,宋代称这种市场为榷场,由双方派官吏管理。

中原王朝、政权与边疆政权、部族进行互市时,往往具有政治和经济的双重目的,首先具有政治上的意图,力图通过互市强化与边疆民族、政权的联系,开通互市以显示“中原天子”的“恩德”,停止互市以表明对不“忠顺”的首领的制裁;同时,经济上则希望互通有无、繁荣内地经济,内地商人、边疆地方官、百姓更看重这一层的作用,因为互市有利于边疆的发展,商人可以赚钱、官员可以出政绩、百姓可以交换物品,一旦实行制裁就往往与对抗、战争相伴,更是商人、百姓所不愿看到的。

汉朝与边疆民族、政权的互市长期进行,特别是与南越、匈奴之间。岭南地区在秦代设置郡县,与内地的经济往来比以前要频繁得多,秦末赵佗建南越,与内地的互市仍然存在,公元前196年汉朝授予赵佗玺绶,赵佗称臣,双方又划定边界,交界地区的贸易也有所发展,双方主要进行金器、铁器、农具、马、牛、羊的交易。公元前183年,汉廷下令禁止与南越的贸易,又有传言讲赵佗在北方的祖坟被挖、兄弟被抓,赵佗便称帝反汉,汉廷则增兵岭南。文帝即位后改对抗为安抚,赵佗自去帝号向汉称臣,交界地区的贸易又恢复正常。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发兵灭南越,岭南之地回到汉朝直接统治之下,与内地的经贸往来更加密切。

汉朝与匈奴的贸易在两汉时期持续进行,即使汉初双方战争不断,但匈奴贵族觉得汉朝“奉”上的物品并不够用,仍希望双方开展边境贸易,以得到更多的汉地物品。汉朝也想通过互市加强联系、牵制匈奴,便在边界地点开展贸易。后来,匈奴分为南、北两部,北匈奴被东汉击败远迁,仍希望与汉朝贸易,84年(汉元和元年)还派人赶着1万多头牛马到东汉的边境,要求进行贸易。在双方的贸易中,汉地从匈奴输入了牛、羊、马和毛皮等,匈奴则从汉地得到铁器、铜器、陶器、金银、粮食等,既满足了双方的需要,有利于北部边疆的发展,又增强了双方经济的互补性,形成了你需要我、我离不开你的局面。这也是促成西汉时呼韩邪单于归汉、东汉时南匈奴归附的重要因素。

隋唐以后,互市依然是内地与边疆经贸往来的重要渠道,如隋朝初年曾与突厥长期战争,这对内地与边疆的经济往来产生了不利影响,等到隋军击败沙钵可汗的攻势,突厥各部先后对隋称臣,594年他们献上大量的马、牛、羊,隋朝才答应在沿边地区恢复互市。元、明、清时期,内地与边疆的互市有了更大的发展,而且在官方控制的“官市”结束后,允许民间进行“私市”。比如明朝时期,准许土默特鄂尔多斯等部与中原交界的地区每月在适当地点开设月市;又在辽宁义州(今辽宁义县)开设木市,用内地的粮食、生活用品换取蒙古地区的木材。

“茶马贸易”在明朝时尤其突出。从明朝初年起,由于藏族聚居区需要从内地输入大量茶叶,而明朝又需要从那里购买大量的马匹,就采取了政府垄断的方式开展“茶马”贸易。明朝在陕西、四川地区收贮汉中茶、巴茶,后来又从湖广收贮茶叶,专门用于“茶马贸易”。明朝在今天甘肃、四川、青海的天水、临夏、临潭、雅安、松藩、西宁等地设立茶市,设茶马司统一管理与藏族的茶马互市。为确保购买到足够的马匹,明朝禁止贩运私茶,严禁内地商人到藏族地区收购马匹,也禁止藏族商人到内地购买茶叶,如发现汉地商人贩运私茶出境者和关隘失职者,一律凌迟处死。在互市时,马以上、中、下和年齿论价,茶叶则分为上、中等,并禁止劣质茶叶输出,以免影响马匹的输入。茶与马的比价由明朝规定,各时期、各地方的比价有所差异,主要随供需形势而定,比如明朝初年,雅州(今四川雅安)的茶多马少,就规定1匹马给1800斤茶叶,而河州(今甘肃临夏)等地的茶少马多,就规定上马40斤、中马30斤、下马20斤。“土木之变”后,明朝战马损失很大,由于急需马匹,就提高了比价,规定上马100斤、中马80斤。另外,明朝还曾用盐、绢、布、牛、银等换马,并规定了比价。

在北方,明朝还在指定地点开设马市,与蒙古各部和女真进行以马为主要商品的互市。每年开市一两次,按品种、等级定出牲畜的价格,明朝或者用银、钞收购马匹,或者用绸缎、布匹、铁器、茶叶和其他生活用品折价换马。这种马市称为官市,明朝派官员进行管理,驻军维持秩序,各部的首领也派人到市场上监督、管理自己的部属和商品。如果互市顺利,明朝官员就在结束后设宴招待边疆各部的主管头领,以明朝朝廷的名义给予“赏赐”——市赏。如果对方在互市时有敌对行动,或者扰乱市场,明朝就用不发市赏甚至是停止马市的手段加以制裁。

明朝将互市中得到的骟马送到边关用于作战,或者发往各都司卫所进行训练,而母马、马驹和尚未调拨走的都送到苑马寺饲养。明朝设了许多养马的处所,如陕西和甘肃都有苑马寺、行太仆寺。应当说,茶马贸易不仅仅使明朝获得了大量的战马,而且达到了双赢的效果,边疆的蒙古、女真、藏族等地区获得所需的盐、茶叶、铁器等物资,促进了内地与边疆的农牧业、副业等的共同发展,对边疆开发更具有积极意义。

在统一王朝时期,互市促进了内地与边疆经贸往来,有利于边疆的发展,在多个政权分立对峙时期也是如此。这在宋辽夏金时期颇为突出。为开展互市,宋、辽在交界地区设立榷场,辽的榷场设在涿州(治今河北涿州市)、朔州(今山西朔州市)等地,宋设在雄州、霸州、安肃军(今河北徐水县)、广信军(今河北徐水县境内)等地。宋从辽输入银钱、布匹、马、羊、骆驼等,而向辽输出缯、帛、漆器、粮食等,不仅在互通有无中便利了百姓的衣食住行,还使两国政府从中获得大量的税收。不仅如此,辽朝还在境内的北部地区设立榷场,与女真等民族进行贸易,其中最重要的榷场设在宁江州(治所混同县,在今吉林松原市境内),女真人的主要交易物品为金、布、蜜腊、药材等。

宋朝在与西夏交界地区也设有榷场,西夏从内地输入丝绸、粮食、布匹、香药、瓷器和其他日用品,向内地输出骆驼、马、羊、毡毯、蜜蜡以及柴胡、麝香、红花等各种药材。双方在互市中形成了互补,特别是西夏对内地生活用品的需要量很大,因此当关系恶化时,宋朝就用停止“岁赐”、互市的办法进行制裁。1039年~1042年间,双方战争不断,元昊在战场上不断获胜,却在经济上打了败仗,因为宋朝为此停止了“岁赐”,关闭了榷场,这对宋朝影响不大,西夏境内则出现了粮食、布匹及其他日用品短缺,引起物价上涨。元昊的对宋战争政策让官民颇为不满,于是转向了议和。

宋朝与辽、金、西夏的战争不断,十分需要战马,为此在西北的熙州(治今甘肃临洮县)、河州(治所今甘肃临夏市)和西南的雅州(今四川雅安市)、南部的邕州都设立榷场,以内地出产的茶叶和其他土特产换取吐蕃各部、大理的马匹,这种贸易历史上称为“茶马贸易”。这就使吐蕃、大理与内地的经济往来更加密切,有利于西南边疆的发展,而宋朝因此获得了大量的战马,据记载绍圣年间(1094年~1098年)每年购买的马多达2万匹。

南宋与金朝1142年议和之后,在交界地区广设榷场,但此后双方时和时战,榷场也时开时闭。尽管如此,双方互市的品种、数量都相当可观,南宋从金朝输入貂皮、珠宝、人参、甘草、绢、松子等等,向金朝输出茶叶、生姜、陈皮、牛、米、象牙、犀角、檀香、丝织品等等。茶叶是双方贸易中的大宗商品,1223年(金元光二年),仅河南、陕西的50个郡从南宋购买的茶叶,总值就高达30万两白银。互市促进了南北经贸往来,金、宋政府也从中获得了大量的赋税,比如1196年(金承安元年)金政府就从秦州(治所在今甘肃天水市)榷场获得了122099贯的税收,而南宋从输入金朝一个榷场的税额也达到了43000贯。

金与西夏之间设有榷场,但规模较小,时断时续。经过西夏多次要求,1141年(金皇统元年)金朝才答应互市,双方在保安(治所在今陕西志丹县)、兰州、绥德(治所在今陕西绥德县)、环州(今甘肃环县)等地设置了榷场。西夏以珠宝、玉石交换金朝的丝帛,金世宗认为这是“拿无用之物换我们的有用物品”,1172年(金大定十二年)停止了保安、兰州两个榷场;1181年恢复了绥德榷场,10年后恢复了所有旧有榷场,但1193年(金明昌四年)又全部关闭;以后一度恢复兰州、保安榷场,但又因双方战争而关闭。

代表天津特色的工艺品是什么

天津民间工艺美术-天津-民俗风情

--------------------------------------------------------------------------------

来源:天津文化信息网

刺绣

天津刺绣工艺历史悠久。早在明清时期,就被人们认为是检验女子手巧与拙的标志。特别是未出嫁的女孩,每日都离不开刺绣。定了婚的女子,还需为未来的婆婆、姑嫂及小辈人绣制一些诸如手帕、香粉袋等小饰物作为结婚时的见面礼。这些小饰物上均绣有金鱼、牡丹等吉祥图案。此外,旧时的女子及儿童等穿用的服饰以及门帘、枕套、桌布等生活用品上均用刺绣为装饰。直至20世纪70年代以前,天津仍有许多青年妇女(时称“社会青年”)从事刺绣加工业。另外,许多女孩子们也都利用课余时间,为自家的生活用品上绣上花,作为装饰。时至今日,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手工刺绣工艺正逐渐被机器和 电脑刺绣等现代工艺所代替,在此基础上又创造了补花工艺。

绣花 绣花的工具是绷子,用竹或木等材料制作而成。一般为长方形和圆形。长方形者,长约3尺,宽约1尺,下有4条腿支撑;圆形者,直径约在1尺半左右,下有3条腿支撑。这两种绷子的高约2尺左右。

刺绣时,绷子可放于床上,人盘腿坐于床上绣;绷子也可放在地上,人坐在板凳上绣。刺绣一件绣品,须先将花样拓印于单色布面上,再将所绣部位用缯子绷紧、拽平,然后坐在板凳上,穿针引线。右手在绷子上面,左手在绷子下面,分上下针来回穿梭。刺绣工艺的表现手法,一般的花瓣多用平绣工艺,花心多用挑丝镂空工艺,筋脉多用拉筋工艺等。刺绣图案,多为梅、兰、菊、莲等四季花草,还有葫芦、牡丹、金鱼、蝴蝶等吉祥图案。

还有一种小型圆形绷子,直径约在1尺到3寸之间,分不同型号。可根据绣品大小选择使用。这种绷子的使用,需一只手拿绷子,另一只手执针,在绷子上下来回穿梭。但也有人绣花不用缯子,全凭绣花的经验和绣织技巧,一手拿布,另一手执针拨花,也绣得十分平整、不打褶。

做外加工的绣品,一般使用单色线,绣线与布的颜色反差不大,使绣品显得秀丽典雅。日常生活中的绣品,一般使用专用于绣花的线,俗称“五彩绣花线”。这种线,以一种颜色为基调,上面可呈现深浅不同的过渡色。如红色绣花线,从深红色开始,逐渐向浅红——粉红——黄红——白红过渡,呈斑斓之状。绣花时,可根据花在含苞欲放,或者盛开时的不同色彩变化来选择使用不同过渡色的绣线。

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绣品工艺,除平绣、拉筋、镂空等技艺外,更多的采用拨花的技艺。即在大些的花瓣或树枝上,在上下针的中间部位,从左到右用斜针固定一下。这种工艺,目的是为防止绣品起褶,增加了绣品的立体感。花蕊一般用抽丝镂空工艺,也有的用一些小圈点代替。

补花 补花工艺,是在绣花基础上创造的一种民间工艺。这种工艺盛行于20世纪80年代。妇女们喜欢在床罩、枕套、墙围布、缝纫机罩、电视机罩、洗衣机罩,甚至于孩子们穿的衣服上补花,使这些生活用品增添了情趣。

补花工艺的材料,选自于家庭中做衣服剩下的小碎布头儿,选其鲜艳的色彩,剪出各种花型、花瓣、花叶,或各种活泼可爱的小动物等等。然后,用与所补的花相同的线,用锁针的方法,一针针地将花的外围缝锁在

布面上。倘若所补的花较大,就在中间再锁一部分针,或勾画轮廓,或缝制花心,使所补的花与被补的布能相互吻合,严整。

补花讲究布局,有的以中间为主,四角为辅。中间是大花儿,大叶儿,四角是稍小些的花儿或叶儿,边缘都用同一种颜色的线锁口;有的则只补中间一处的花儿,或采取相互对衬而又相同的图案。

剟花 即用一种特别的剟针,穿线在织物上剟出各种花儿或字,再将剟出的图形用剪刀将连线处剪去,使所剟图形呈现凸起的簇绒效果。

在20世纪70年代,在小学生中曾兴起了“剟字热”。他们纷纷在当时时兴的绿色军用书包(俗称“军挎”)盖上,用鲜艳的大红线,剟出“为人民服务”(毛泽东书体)的字样,这种工艺多由女学生们来完成。

剟花的针很特别,它与缝纫机针相仿,其用于穿线的针眼儿与针尖儿都在同一头上。剟花前,先将所要剟的花儿成字,用蓝淀纸拓印于所剟花的位置上。然后用缯子绷紧、拽平,串上针线,便可手拿剟针的另一端,针尖对准所剟的花儿或字,一针针地剟下去,拔出来;再剟下去,再拔上来,剟得越密越好。剟好后,用剪刀将上面的根根连线剪断。

糖人

吹糖人儿 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大街小巷,时常能看到民间艺人设摊儿,当场吹糖人儿出售。艺人们为了招揽生意,往往在售卖车上插一木架,木架上面备有若干小孔,将吹好的各种糖人儿样品用苇棍儿插于上面,作为生意幌子。

糖人儿的原料为黄米面和蜂蜜,将其制成糖稀,再加若干白面,将其置于小火炉上的小铁锅内,用微火温着,使糖稀总保持一定的软度,有人来买,艺人便根据顾客要求,先将两手蘸上点淀粉,再从锅中揪出一撮儿糖稀,一头儿放于唇部,其余糖稀用手借助吹气边抻边捏,使气充盈于糖人儿之中,在不等糖稀风化定型之前,迅速将成品吹好,底部再插一苇棍儿,一件糖人儿就此吹好。孩子们可手拿苇棍儿,边欣赏边吃。

吹糖人儿的民间艺人,个个都身怀绝技,只要顾客说要什么样子,艺人便能在十几秒钟之内将糖人儿吹好。糖人儿的传统造型有“大公鸡吃米”、“小老鼠偷油”、“葫芦”等。

至今,民间还能依稀见到这些艺人,多在幼儿园门口或在庙会活动以及节假日期间进行表演和销售。

画糖人儿 街头巷尾,常有靠画糖人儿为生的民间艺人。

只要顾客要买什么图案,艺人就能根据顾客要求信手画来。神话传说中的龙、凤;现实生活中的飞禽走兽、人物、瓜果、花卉等等,样样俱全。

糖人儿的原料是红糖。画糖人儿时,还需将红糖加水于小锅里用炉火熬,待糖与水完全溶解,水份蒸发到使糖呈现稠液状之后,方可放于小火炉上用微火温着待用。待顾客来买时,先在石版上用食油涂抹一下,然后用铜勺从锅中舀出一部分糖来,随即在数十秒钟之内,便可在石板上将糖人儿画好。然后用一根苇棍儿,在锅内蘸点糖,往糖人儿上一粘,上面再用点热糖加固。此时,糖人儿已被风干,只用一小扁铲,稍稍铲动糖人儿的某一部位,整个糖画就会从石板上脱离出来,成为一件速成食物工艺美术品。

由于艺人以此为生,常年操作此业,练就了绘画和熬糖的经验。尤其是熬糖,应入多少糖,加多少水,熬到什么火候等,都要凭多年的经验。显示了民间艺人高超而娴熟的艺术功底。

剪纸

剪纸,是颇受民间喜爱的一种民间工艺。剪纸艺人们也在长期的创作实践中,博取众长,形成了天津剪纸的独特风格。然而,剪纸在天津出现的历史并不长,清光绪之前,有专门从事这门技艺之人,市场上出售的剪纸,多由河北保定来的王、刘两姓剪纸艺人制作。那时,每逢年节或庙会,他们便挟着蓝布小包,带些红纸和一把剪刀,摆设地摊,当场用剪刀剪出各种各样花样出售,或由顾客提出要求便能随心所欲的剪制而成。后来2人相继开设“进云斋”和“义和斋”。从此,才有了专门从事剪纸的店铺。自成体系的“天后宫剪纸”,也在天后宫内长年销售,内容多以实用型为主。

随着剪纸社会需求量的增大,剪纸艺人开的作坊和店铺也多起来,清光绪年间,西门外有十几家剪、刻纸作坊。他们都刻比较粗的大路货,行销天津附近各村镇和津浦沿线各城镇、乡村。只有进宝斋王进福的作品比较精致,经常出些新花样,走串著名的富户家。王进福擅剪花卉,草虫。他的得意门徒伊德元,在剪纸基础上,注重汲取皮影和彩绘艺术的表现万法,从而,将剪纸赋予了线条流畅自然,纹理清晰别致,刻画精细秀美,幅面情景交融,花鸟人物生动逼真的新的风格和鲜明的艺术特征。

天津剪纸既不同于江南剪纸纤细秀丽的精工刻剪,也有别于北方剪纸的淳朴、豪放、粗犷有力。而是更偏重于写实,人物比例匀称,线和面的衔接过渡比较柔和,并借鉴和吸收了年画、瓷器、木雕等艺术中的图案设计方法,以求得饱满丰盛的艺术效果。目前,天津剪纸除少数艺人保留传统手工剪纸外,绝大多数的剪纸艺人已从民间通俗剪纸发展成为艺术创作的阶段。而且为满足人们欣赏和创作的需要,也大多不用剪,而是用刻的方法从事剪纸创作。即便是剪,也追求艺术的美。如剪纸艺人佟慧珍,她可以在方寸大小的纸上,不用绘稿,也不勾勒,全凭自已对平日观察各种民间舞蹈的记忆,就可用剪刀剪出一个个优美而妩媚的舞蹈姿态的剪影来。

天津的刻纸也很有名。刻纸是在剪纸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旧时,刻纸的图案稿是用熏稿的方法制出,即将图稿拨在白纸上,然后反扣在煤油灯上熏烤后,将图稿取下,白纸就留有被烟熏的痕迹,黑白分明。刻纸时,先将熏好的图稿与所刻的纸,用纸捻将四周固定,再用各种不同的刻刀,将图稿上一处处熏黑的部位—一刻去,这幅刻纸作品就完成了。现在制图稿的方法很多,可用喷色法或手拓法。最先进的是用复印机来取稿。

如今的刻纸图案内容,除传统图案外,大多数剪纸艺人都是根据古典小说、戏剧、神话等内容搞一些艺术创作;再有是根据社会的时事新闻为内容的创作。其创作的形式有单张的,也有成组成套的。

目前,蓟县、宝坻和河北区、南开区等市区内都有不少十分活跃的剪纸能手。天津还成立了全国性的中国剪纸学会组织,有国内外会员300多人,他们经常组织剪纸作品展览和评比活动。天津市民俗博物馆还恢复了“天后宫剪纸”这一传统技艺,并不断丰富其内容,举办专题展览等,推动了天津剪纸的艺术创作和发展。 剪纸按其用途可分为“窗花”、“吊钱儿”、“喜花”、“饭花”、“供花”和刺绣的“花样”等。

窗花、吊钱儿 在天津的岁时风俗中,有“二十九贴倒(有)”的说法,即每年农历的腊月二十九日,家家都要将居室内外的窗花、吊钱儿、春联、门神、福字等贴好,这其中的“窗花”和“吊钱儿”就是民间剪纸的内容。窗花和吊钱,常见的内容是反映求福、得财和增寿等寓意,如“肥猪拱门”、“金马驹”、“聚宝盆”、“财子叫门”、“童子摘宝”、“招财进宝”、“摇钱树”、“刘海戏金蟾”、“吉祥花草”、“金玉满堂”等图案;也有一些以卐字和圆钱为主、以吉祥语“阖家欢乐”、“金玉满堂”等为图案;还有的用吉祥人物老寿星,八仙人物等图案代替吉祥话等等。如今,民间仍保留着贴窗花、吊钱儿的习俗,只是吊钱的图案多用字来表示。如“连年有余”、“富贵有余”、“抬头见喜”、“万事如意”、“四季如春”、“四季平安”、“金玉满堂”、“大发财源”、“人财两旺”、“合家欢乐”、“荣华富贵”、“恭喜发财”等等;还有的在双鱼图案上刻个“福”字,取“富余”之意;在以”福”字为主的图案上刻一“有”字,取“有福”之意,还有的将4个字写作1个字来代替,均有大吉大利之意。在剪纸窗花中,最具特色的是“肥猪拱门”,此图案多用黑、红、黄等色蜡光纸套刻的形式体现。天津的这些窗花、吊钱儿,不仅形式多样,内容丰富,而且寓意深刻,充分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加之用大红纸剪刻,更为过年增添了喜庆色彩。

喜花 民间有在结婚时贴“喜花”的习俗。旧时,在结婚的前一天,讲究送嫁妆。每逢此时,人们都要剪出许多“喜字花”(又叫“嫁妆花”)贴于每件陪嫁物上。而且。在洞房的门、窗及家具陈设上,都要贴上喜花。喜花的图案,均以喜字为主,有的配有鸳鸯、蝴蝶.龙凤和喜鹊登梅等图案。至今,仍有不少人遵循这一习俗,并在此基础上,有在新房(即洞房)的墙壁上,贴上一张大而红的“龙凤双喜”剪纸喜花,有圆形的,也有椭圆形的。不仅为洞房增添了一艺术欣赏品,又取了“龙凤呈祥”的吉祥之意。

花样子 旧时,天津人绣花的“花样子”都是来自于剪纸图案。这些花样子,广泛地用于家庭生活用品上。如门帘、窗帘、墙布(俗称“墙围子”)、枕套儿等;还有的用于服饰,如儿童花兜、老虎鞋、老太太穿的“三寸金莲”绣花鞋以及姑娘们用的头巾、手帕、鞋垫等上面的图案,都是用绣花的蓝本——剪纸花样来体现的。其剪纸图案既有传统的龙凤花鸟,也有吉祥的四季花草,如桃花、牡丹、月季、荷花、菊花、梅花等,还有蝴蝶、喜鹊、葫芦、蝙蝠等吉祥图案。

供花、饭花 民间常在供桌的供品上,用吉祥的剪纸图案覆盖,俗称“供花”。还有在祝寿的寿面上,用祝福等剪纸图案覆盖,俗称“饭花”。

作文儿马和马驹缩写,250字

在我的书柜上层,放着四只精致的陶瓷工艺品---小瓷马。它们是我过生日时爸爸送我的礼物。我想:我属马,爸爸希望我在学海里能像马儿一样奔跑、驰骋。

四匹陶瓷小马各有不同:有的站立,有的休息,有的奔跑,有的玩耍。我最喜欢那匹四蹄腾飞的小马。它的两只前腿抬起,两只后腿想后舒展着,尾巴向后生它的鬃毛飘逸,背上没有鞍,头上没有嚼,尾巴向后直伸着,

像是一只无拘无束的天马,它的头稍向左偏,眼睛似乎盯着我看,得意地告诉我:跑得快嘛?我的姿势怎么样?几朵浪花俯在马肚子的下面,它也一跃而过。

我很喜欢这匹小马,它一下子就把我的目光吸引过去了。我仔细地观察它,我才发现:它通身只有青白两色,只是工匠手法高超,颜色过自然,并不显得单调、呆板。它的四蹄尖是钛青蓝,两只鼻孔内也是钛青蓝,

眼睛炯炯有神。背上有一朵淡蓝的花朵。鬃毛梢头也是青色,向里颜色由蓝向白过渡,自然得体。

我喜欢这匹马驹,虽然它很普通,但它仿佛我理想的化身,永往直前,一刻不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